移动版

主页 > 现场游戏 >

八成“企二代”无心接班?民企代际传承困局待解

自动播放

民营企业家们的烦恼:富二代不愿接班

正在加载...  

中新网杭州7月13日电,民营经济已成为国民经济中最有活力的一支力量。可“风光”背后,许多民企面临着交接班问题也是不争的事实。

八成“企二代”无心接班?民企代际传承困局待解

浙江一企业生产车间。

有针对182家中国最杰出家族企业的调查显示,在平均年龄达到52岁的创业家群体的子女二代中,多达82%的人表示“不愿或不主动接班”。这意味着今后一段时间,“无人接手”或成不少民企面临的尴尬。

二代群相:想说“接班”不容易

任性、炫富等词似乎是社会舆论贴在企二代身上的标签。现在,二代却因“接班”再次成为聚焦对象。

杨奇便是其中之一。其父母在湖州经营一家具企业。而当他们年过五旬、开始考虑企业“接班”问题时,大学毕业后便前往澳洲深造的他,却并不想被预设人生轨迹。

“我更想在澳洲发展。”杨奇说。

与之类似,杭州的“90后”羊艺面对相似境遇时,也有着“独立”志向。

其父亲创办的的企业主要聚焦纸业生产加工,下辖多家分公司。但羊艺并不打算“子承父业”,认为其专攻的“珠宝鉴定”是个更有发展潜力的行业。

像杨、羊二人思维的二代还有很多。此背景下,不少第一代创业者选择千方百计“劝说”或“命令”子女接班。

如高中起便前往美国念书的何丹薇就是被“命令”者之一。

此前,在美国某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她便被父亲“勒令”回国。55岁的父亲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能将企业交到她手中。何丹薇说,她不得不回来。

此外,还有许多创一代准备或已聘“外人”接班。

力帆股份此前就发布公告:力帆创始人尹明善打算选择职业经理人接班模式。

一份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曾调查,约65%的受访二代财富继承人希望以引入职业经理人或只担任股东的方式延续家族企业的经营,或转卖并退出企业。

“新财富500富人榜”数据显示,中国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为67%,这意味着中国即将有300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问题。

据了解,早在2012年,中国民营企业经济总量在GDP中的比重就已超过60%,而在其不断发展壮大背景下,民企接班已不只是简单的企业自家的问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

传承之困:代际差异与时代更替的双重难题

“后继无人”的尴尬,无疑将导致很多创一代一辈子心血付诸东流。而接班难与两代人思想理念冲突、实业环境变化、职业经理人行业制度的缺失也均相关。

思想理念上,无论是生活环境还是教育经历,接班人均远胜父辈。所以在思维上,他们与上一代人有着太多格格不入。

以创一代中的浙商群体为例,他们白手起家,将“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吃尽千辛万苦”的“四千精神”深深融入血液。而在优渥环境下成长的企二代,在吃苦方面显然稍逊父辈。

“父母‘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太辛苦了,我做不到。”浙江企二代沈玲娜说。

除此之外,管理思维的差异更加关键。

浙江大学家族企业研究所所长陈凌曾表示,文化与教育背景的差异成为横亘在企业家一二代之间的鸿沟,更普遍的海外留学背景与更高的学历,使两代人存在着一定的文化冲突和公司治理思维差异。

除去上述思维问题,实业环境的“今不如昔”,也蚕食着二代们本就不多的接班信心。

这两年,一批明星老企业家纷纷为中国实业所面临的艰难处境发声,许多实业老板也身心疲惫,纷纷探寻新的出路。

当然,引入职业经理人模式的企业也并非“高枕无忧”。中国职业经理人制度的不完整加剧着企业传承难。

宁波大红鹰蓝源家族财富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武军直言,“现在很多职业经理人职业道德较差。他们不会站在企业老总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因为即使企业经营效益不好,甚至倒闭,他们也可以去别的企业。”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沈渊表示,不同于国外拥有较完整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中国还缺少有关职业经理人的行业规范。因此,职业经理人的素参差不齐也成“短板”。

转型时代:“内外兼修”或助企业传承破题

对于民企传承难,各方专家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就内部而言,企业及企业家自身的转变被视作关键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