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 关于我们 >

《鲛珠传》:这次没人帮导演背锅了

戏曲的招牌是名角,提起哪一出戏,道的都是演员的名字;话剧的招牌是编剧,无论演员多大个腕,莎士比亚戏剧的重点永远是莎士比亚;电影的招牌是导演,导演不成器的,才拿演员的脸大做文章;电视剧复杂一点,编剧为主,但不是全部。

编剧编出的故事本身没有滋味,但讲故事的人话术高超,表现出来一样绘声绘色,而这个讲故事的人就是导演。

导演杨磊拍出了《红色》之后,拿出的都是《九州·天空城》和《逆袭之星途璀璨》这样让人一言难尽的作品。有《红色》做背书,大多数人都觉得杨磊导演被时势挟持,向资本势力低头,是抱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在拍飞翔的哈士奇、傻乐吧唧的万人迷。

大众影视批评的一种普遍思路是避重就轻,电影拍得烂,演员背黑锅,电视剧拍得烂,编剧背黑锅。《鲛珠传》一出,检验导演实力的时候终于到了。

结果是,杨磊导演水平可能不太行。《红色》口碑飘红,或许主要是编剧的功劳,后面几部实属正常发挥。

《鲛珠传》文本基础并不扎实。从搜索引擎得出的结果看,这部电影关联的其实是唐七公子的《华胥引》。奈何唐七身处“抄袭门”的舆论暴风眼,本来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定档同一天上映的《鲛珠传》并不会以身犯险。

现在登陆院线的《鲛珠传》蹭的是《九州》系列作品的概念。杨磊之前导演的《九州·天空城》本身也和《九州》系列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借用了“九州”系列中的一些概念。

这种借用本身其实是一种商业策略,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巧妙地逼死了《九州》系列的影视化之路,真正的《九州》作品可能都没办法用《九州》这个标志性的标题了,即便真正的《九州》进行了影视化,也有了在先的比较对象——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一挂一蹭的《鲛珠传》本质上是一部原创作品,讲述的是一个没有任何出典但又十分熟悉的故事。

王大陆饰泥空空

男主角泥空空(王大陆饰)是一个身世成谜的孤儿成长起来的毛贼,自称“盗圣”。机缘巧合,他卷入了一场反派颠覆正统势力的阴谋中。

为了弄清自己的身世,男主角与镇虎司虎牙黑羽(张天爱饰)、人族皇子赫利(盛冠森饰)组队,追查反派大魔王的下落,共同对抗危机。

十个英雄主义故事,九个都是这种模式。毕竟英雄故事的原型自传说时代便有,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讲好一个英雄故事难也不难。发掘一种普遍的人性体验,然后以一种独一无二的、具有文化特征的表现手法加以装饰,花样百出,永不雷同。英雄故事也很容易落入窠臼,内容囿于一种狭隘的、具体的文化体验,形式陈腐而缺乏特色。

《鲛珠传》基于九州这样一个庞大的世界观之上,虽然电影本身只聚焦人族和羽族两个物种的恩怨,但野心还是想构建一个完整的异想世界。这种野心不是不可以有,但能力不足的话就是异想天开。电影试图构建一种独特的空间体验,进而通过空间的特殊性来对人物进行合理化,手段无外乎两个:特效和打戏。

如果一部电影的主打卖点是明星演员和后期特效,那么至少可以说明一点,电影本身故事不行。

国产特效的确在进步,片方也越来越喜欢在特效上下功夫,尤其是奇幻片、玄幻片这样需要展示异想世界大背景的类型。不过特效制作功底还是不过硬,2D环境下可能还能糊弄过去,放到杜比影院里,画面的立体感增强,细节被放大,后期场景不符合透视原理的问题就完全暴露出来了,露不露怯全凭观众进的是哪种场。

再者,特效最终的服务对象还是故事本身。《鲛珠传》讲故事的部分和特效部分可以分离,特效其实是单独展示的。电影中所有生硬的衔接都是由特效完成的,特效就像洗发水,故事讲得不够柔顺,就加特效。

特效成了电影的“分割线”,这种叙事模式在自媒体时代已经被观众所熟知,省去了在过渡段上下功夫需要费的脑筋,最终导致整部电影像是采用了“视点人物写作法”,段落之间独立性较强,切换生硬,整体性较差。

从“视点人物写作法”的范式评判《鲛珠传》,它有没有发挥这一方法最大的优势,即对人物动机的全面展示。

http://www.picsays.com